异世界居民征集中

这里是听戏哟w
喜欢的小姐姐们都是超可爱der!
喜欢恩酱和梅林还有闪闪瑟坦特sans等等的他们啦!每天都吸上一口精神满满!

哎嘿☆

I Wanna Be Lost In Love

占卜师小姐遇见了一位黑发的骑士。

不,不对,应该说,她被一位黑发的骑士救下了。

骑士在驱逐狼群后转身对她露出一个安抚性的笑容,说:"小姐你没受伤吧?晚上还是不要孤身一人走进山中,这实在过于危险。就让我送你到最近的城市,明早可以跟随商队一起过山。"

占卜师小姐摇了摇头,提起裙子行了一个屈膝礼"感谢您的出手相助,我有要事今晚必须从这经过……如果可以的话,能否请求您的保护呢?"

"当然没问题!"骑士右手按压心脏处回礼,"保护小姐的重任就交给在下,骑士赫特迩不会辜负您的期待!"

"那么,我还有一个无理的请求……"

"请说吧小姐。"

"您能给我讲讲你的故事吗?"

占卜师小姐看着他的眼睛,湖绿色的眼睛在黑夜中也是那样的清晰可见,里面是温柔与自信,汇满了最好的情感。

可是还有着暗藏在这感情下的孤独与悲伤。

孤独与悲伤拼出的背影是红发的女孩,占卜师小姐为了这个故事而来。

他有些楞楞地看着占卜师小姐,在意识到这是一个很失礼的举动后移开了目光。

占卜师小姐听见了一声叹息。

骑士移回目光,还是那样温柔。他点头,说:"那么,就由我护送小姐的路上为你讲吧,我的故事。"

"这是谁的故事呢?"

占卜师小姐踏出了第一步。

"这是我和米洛小姐的故事。"

赫特迩踏出了第二步。

…………………………

那是在一个金黄的麦田里,女孩和男孩相遇了。

红发的女孩蹲坐着小声啜泣,小小的身子藏在了麦子的阴影下难以察觉。她带着哭腔念着"米亚"这个名字,语气中透露出浓浓的不舍——念着念着啜泣就变成了嚎啕大哭。

"你没事吧?"

那是温柔却略带稚嫩的声音,让米洛想起了夏日里游过的冰凉河水,奇迹般地让她止住了大滴大滴掉落的眼泪。

她抽噎着抬起头,刺眼的阳光让她不得不眯起双眼打量这个突然出现的小男孩。

最先看见是他的眼睛,快要渗出水般湖绿色的眸子满是不带丝毫虚情假意的担忧——与来到家里接走米亚的大人不一样。米洛的心中冒出了这个想法的同时起身抱住他,趁小男孩还没有回过神时又加重了力度死死抱紧他不撒手。

赫特迩突然被女孩这么紧紧抱住,脸蛋不知是因为害羞还是因为呼吸不均而憋红了。他试图劝说女孩子放松一点点反而被她抱的更紧了,无可奈何之下只能用这种姿势询问她:"你怎么了?需要我的帮忙吗?"

米洛听到关切的话语后,瘪瘪嘴眼泪又在眼眶里打转转——她又要哭了。

赫特迩不知道该怎么能够止住女孩子的眼泪,束手无策之下只能任由米洛抱着自己大声哭。

米洛边哭边吐字不清的讲着:"米亚……米亚他被带走了!……只有我……我被丢掉了……米亚和我分离了……我见不到米亚了!"

金黄的麦田里,女孩抱紧男孩大声哭泣,男孩略显僵硬地从口袋里掏出手帕,力度轻柔为她擦去眼泪。拍着她的背部给她顺气,在女孩终于停止哭泣后全身放松下来。伸出手摸了摸她软软的头发,却被红着眼眶的女孩毫不留情的拍了手背。

米洛揉着哭累的眼睛,毫不客气的大声问他:"你是谁啊?"完全没有刚刚哭泣时的那种乖顺。

赫特迩伸出手背发红的右手,再一次给了米洛一个笑容:"赫特迩,我是骑士赫特迩。"

米洛努努嘴,伸出手回握住安赫特迩,出于礼貌的也报上了自己的名字:"米洛,我叫米洛。"

这是他们的初遇。

"我们的初遇对方都很狼狈,"赫特迩回忆时的语气和表情满满都是温柔,"我发现了麦田里哭泣的米洛小姐,米洛小姐抱住了只是开始刚学习骑士道的我。那时候看着她的眼泪一瞬间就愣在了原地不知道该做些什么……也幸好这场狼狈的初遇也有完美的落幕。"

"然后呢?"我轻声问。

"然后的话,"赫特迩笑了笑,"我们陪伴对方一起长大了。"

…………………………

明明只是偶遇的两人意外地是住在同一个小镇上。

而两人相互不认识的原因是因为两人的住所相隔太远而没有机会可以碰上几面。

在此之后米洛经常变着法子出现在赫特迩的身边,小孩子的心思清澈无比最好猜测。每当红发的小姑娘出现在自己的视线中,赫特迩的师父便让他停下训练陪着小姑娘玩耍。在快要入夜时便吩咐几句让赫特迩陪着米洛走回她的家门口。

慢慢的女孩抛开一开始的青涩长大成为了少女,男孩褪下当初的稚嫩也成长为少年。

骑士护送着米洛回到了家中已是晚霞时,他站在门口看着米洛走进屋子关上门后扭头打算离开,却被一个砸中后脑勺的小东西逼迫地停下脚步。他看着趴在窗口因为偷袭成功而得意洋洋的米洛小姐无奈的叹气,弯腰捡起那个小东西打算物归原主。

"喂!笨蛋骑士!"米洛撑起自己的上半身对赫特迩恶狠狠地说,"那个东西就交给你了!不准拒绝!"

赫特迩在看见那个东西的原貌后呆愣的看向米洛,米洛被他蠢蠢的样子逗得咯咯直笑。

那是一把钥匙。

赫特迩急急忙忙小跑到窗前打算将钥匙塞进米洛的手中,说:"米洛小姐这么重要的东西怎么可以交给我呢!"

米洛又一次拍在他的手背上,她插着腰气势汹汹地看着窗外的赫特迩:"我说给你就给你啦!这个钥匙已经用不上了就交给你保管啦!听见没有啦这个是交给你保管的哟!"

赫特迩低下头,骑士看出紧张和期待混杂在她红色的双眼中。了解了她话中意思的骑士收好钥匙,对着米洛行了一礼"在下知道了,那么钥匙便交给在下保管。"

在听见他的回答后米洛开心地笑着说:"那么,晚安咯赫特迩。"

笑容就像是小太阳一样耀眼。

赫特迩有些脸红地别开了目光,叮嘱着自己重复了十几年的话语,米洛虽然一脸嫌弃还是耐着性子听他讲完。在讲完最后一句话之后如往常一样赫特迩对米洛道晚安,米洛点点头表示自己知道了便伸出手打算关上窗子。

赫特迩握住了米洛伸出的手。

少女的手白皙纤细而柔软,骑士小心翼翼的捧着她的手弯下腰在手指指尖落下一吻。

唇瓣接触到肌肤的那一刹那少女感受到了全身的血液似乎是在倒流一般头晕乎乎的,脸上愈发升温就想要在下一刻冒出白烟。骑士也同样红着脸抬起头看着可爱的米洛小姐,忍住了亲吻米洛小姐额头的念头几乎可以算得上是临阵脱逃般匆匆道别就离开了。      米洛双手拍打脸试着让自己冷静下来,可接触到脸颊的手让刚刚赫特迩亲吻手指的动作几倍的放大并在脑中不停循环,她关好窗子后贴着墙壁滑坐到地板上。深呼吸几次后总算是摆脱了晕乎乎的状态,脸埋进双手中大喊着:"这个混蛋骑士啊啊啊啊啊啊!!!"

她口中的混蛋骑士回到家中就躺倒在床上,红着脸幸福地傻笑着。

赫特迩是笑着睡着的。

可是第二天起床的时候他笑不出来了。

就像是报复他昨天的行为一样,起床的时候全身发烫头重脚轻,很清楚这是发烧症状的赫特迩对于自己发烧的原因百思不得其解。

既然发烧了的话,也就没办法了。

打算忍住不适感起身为自己煮粥的赫特迩听见了敲——应该说是拍——门声。压下头晕感一步步走到面前开门,习惯性的打招呼。

"早上好。"

"早上好啊笨蛋骑士!"

充满活力的声音他再熟悉不过了,他睁大眼睛看着眼前半张脸埋进围巾里的红发少女,头上的呆毛一晃一晃让他头更加晕了。米洛犹犹豫豫的开口,语气中带着平日难得的羞涩:"你,你昨天不是亲我的手,手指了吗。我觉得既然你都主动表示了,那我也要给你回复才行呀!我……咦你这是怎么了?!"

抬起头的米洛看着赫特迩通红的脸被吓得往后退了一步,在反应过来是怎么一回事后踮起脚额头碰额头然后"嘶"的抽口凉气。

"赫特迩你怎么烧这么重啦!果然是笨蛋骑士吗快去休息啦,就交给米洛大人我来照顾你!"

米洛推着赫特迩走到客厅的沙发,等他乖乖躺下后从房间里摸出一条毯子给他盖着。找出毛巾吸满凉水敷在他的额头上,并甚为贴心的将一杯温水放在触手可及的地方。

少女嘀咕着"到底是怎么样才可以让自己烧的这么厉害啦"走进厨房里系上围裙,并对赫特迩粉嫩嫩的围裙表示了万分的嫌弃却忘记了这条围裙正是自己前不久恶意满满送给赫特迩的礼物。

赫特迩听着厨房里传来的水声合着被风吹动的铃铛声竟有了睡意。当他小眯一会儿再次醒来时白粥已经熬好,米洛盛起一碗放在客厅的桌子上放凉。暖暖的白汽从碗中漂起后接触到空气便消散开来,米洛小姐坐在另一侧的沙发上托着下巴不知道想些什么——冬日里难得的阳光撒在她的身上为她镀上了一层金边。少女此刻的神情安静乖巧,让赫特迩想起了自己曾经养过的一只小猫咪。

也许是气氛刚刚好,鬼使神差的赫特迩开口打破了这个让他记住了一辈子的美好场景:"米洛小姐……"

米洛就像被惊醒一样蹦了起来,慌慌张张的站定后发现只是赫特迩醒过来了长吁一口气,走进他的身边移开毛巾手背贴着他的额头问他感觉好点没有需不需要起身吃点粥。

赫特迩突然咧嘴笑了,他对少女说:"米洛小姐,我们结婚吧。"

少女的脸和昨晚一样红扑扑的就像最成熟的苹果,她抓着围巾支支吾吾地说:"这样不太好吧,我,我们不应该是谈恋爱再……再……再结婚嘛……"越往后声音越小甚至有向蚊子嗡嗡声靠近的趋势,不过赫特迩还是听见了最后的几个字笑的更开心了。

他坐起身,抓住少女的肩膀凑近她。身上好闻的花香一点点环绕住了他,少女闭上双眼睫毛颤抖,他看着这么可爱的场景轻笑出声,随后完成了他昨晚想做的事情——吻上了米洛的额头。    虔诚地亲吻,他将自己所有的爱意包含在了这个吻中。一吻毕,额头抵着额头,他哄着米洛睁开双眼,满满爱意的湖绿色眼睛看着她。

他说,米洛小姐,你愿意接受我的求婚吗?如果你想谈恋爱再结婚的话我们可以先订婚,然后如你所愿谈一场恋爱,在恋爱中我会向你倾诉我对你的爱意、带你去看花田、去我们初遇的麦田、去海边看着日升日落……到你愿意的那一天我们就结婚,如果你对我有不满可以推开我,我是绝对毫无怨言的——因为我爱着你。

米洛不自然的移开双目,磕磕绊绊的说着哪有女孩子这么早结婚啊而且这样说出情话完全就是犯规啊笨蛋骑士……又像是下定决心了,米洛直视他的双眼,用着自己平常最有活力的声音回答着,我当然愿意啦赫特迩!不论是先谈恋爱再结婚还是先结婚再谈恋爱我都愿意啦!只要是你的话不论干什么我都愿意啦!因为我也爱你呀!

"听到米洛小姐回答后,我认为我是全世界最幸运的人"回忆到当时场景的骑士似乎又回到了那一天,不论身心都满满的被幸福包围,"当我想要亲吻米洛小姐的嘴唇她推开了我说我现在还是发烧她可不想被感染于是逃开了……在一周后我和米洛小姐举行了婚礼,小镇的人们似乎早就料到有这一天还抱怨我们结婚的太晚了。现在想一想他们是比我和米洛小姐更早的发现了尚处于朦朦胧胧的感情……耐心等待着我和米洛小姐的婚礼送上祝福。婚礼当天的米洛小姐在我亲吻她的嘴唇时没有推开我,在神父的指示下我们交换戒指。教堂里的琉璃瓦和放飞的白鸽,相互给对方佩戴好的对戒和主动拥抱住我的米洛小姐时至今日依旧是那样鲜明——婚后我答应过米洛小姐的花田、麦田、海边、日升日落、星星……我都带着她去看了,人生最美好的时光就是那一段时间啊,我原以为我们会长长久久我们会厮守终生……发生了那件事后我也就知道了人生最痛苦到底是什么感觉。"

他的声音不自觉带上了哽咽,似乎不愿想起般闭起双眼,几次深呼吸后才睁开眼睛看向前方的路。

"不忍"涌上心头,我的感情告诉我可以的话就此打住不要让他再一次沉浸悲伤中。但我的理性与责任不允许我这么做,感情被压制住后我问他:"然后呢?"

这三个字就像是钝刀一样砍着他心脏上的裂痕,一遍又一遍地逼着他回忆他的痛苦他的不甘。他的呼吸不再均匀,我扭过头假装没有看见他眼中的泪花。

"啊啊,然后吗……"他的声音终究是染上了哭腔,血淋淋的痛苦摊开在他的心里摊开在他的面前,"然后,米洛小姐她,有一天倒在了我的面前。"

他停下了脚步,泣不成声。

…………………………

那一天的日期是12月28日。

在前一晚还纷纷扬扬的大雪骤然止住,养成早起好习惯的米洛小姐推开窗子看着窗外一片白雪皑皑。呼吸着清晨的新鲜空气让仍有些困倦的自己清醒一些,平常很有作用的方法今天失灵了——大脑依旧向自己传达疲惫的信号,米洛揉了揉眼睛嘀咕"是不是最近都起的太早了"转身走到餐桌前拉开椅子坐下等待早餐。

当赫特迩端着早餐盘走出厨房看见的就是呆毛随着小脑袋一点一点的可爱场景,他轻手轻脚放下餐盘走到米洛的身旁,手掌按住肩膀轻轻推动正在打瞌睡的公主殿下,柔声说:"米洛,如果还是想睡觉吃完早餐再睡好不好?"

意识朦朦胧胧的米洛听见赫特迩的声音只是胡乱点个头,站起身打算到盥洗室洗个澡彻底清醒一下。赫特迩刚准备走进厨房端出米洛心心念念好几天的蘑菇汤却听了重物砸地的声音。

他扭过头,看见了倒在餐桌边的米洛。

赫特迩慌手慌脚抱起昏倒的米洛冲出家门大步跑向镇子上的医馆里,不安环绕在他的心头,他感觉米洛的昏迷并不是单纯的原因——不知道为什么他觉得自己要失去她了。

失去他的太阳、失去他的挚爱、失去他的鸽子*。

12月28日的下午。冬日里的阳光终于拨开层层灰色云幕迟迟来到了这座小镇上,温暖阳光带着微风,这实在是一个太适合一起躺在落地窗的地板上相拥而眠的午后。

但对赫特迩来说这个午后却是他的噩梦,他无法从阳光中感受到一点点的热度,全身发凉如坠地狱……他第一次憎恶自己那太过准确的预感——尤其是对着自己挚爱之人时。

赫特迩从医生那里得知了米洛的秘密,那个全镇人都在为她保守的秘密。

米洛患有家族性遗传疾病,在他们的祖祖辈辈中得这种疾病的人基本都是英年早逝从来没有例外。米洛正是因为从小查出了这种疾病而被家里人抛弃在镇子上,从那之后一个人孤零零的住在那栋对她来说奇大无比的房子里面。

麦田里哭泣的女孩在他的脑海中渐渐浮现出来,那一句"只有我被丢掉了"也终于理解了其中的深层含义。

可一切都太晚。

医生拍了拍他的肩膀,语气中带着伤感与无奈:"米洛一直瞒着没敢告诉你,就是害怕你会因此离开她让她又是孤身一人……米洛她,是个很好很好的孩子啊,她什么都没有对你隐瞒,她什么都乐意对你坦白……唯独与你分离这一点她始终无法忍受,希望你不要怪罪她……在这最后的几个月里好好陪伴她走完最后一段路吧……"

米洛说,她从不害怕孤独。

米洛说,她从不害怕死亡。

米洛说,她从不害怕离别。

米洛她说的不害怕,都是谎话。

被人告诉了这些都是谎言的真话后,赫特迩并没有产生过过怪罪米洛的念头。他接受了这样残酷的事实,不过是比其他人更晚更晚而已。

赫特迩走进房间,米洛一脸不安的靠坐在床上,在看见赫特迩的时候没有像平常一样健康十足的告诉他"我没事啦!"取而代之的是扭过头不愿意看他。

米洛在醒来时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她猜测着知道一切的赫特迩会责骂她、会在沉默中爆发自己的愤怒、会打算离她而去……不论发生了什么她都打算接受。

这是她的自私造就的局面,既然是她一开始单方面的隐瞒那么最后的恶果她也会自己单方面的吞下——不论是多苦多涩的果子她都会吞下,这是她的罪有应得。

但她还是会觉得心痛。

太过安静的房间让米洛感受到了更加强烈的不安,她转头打算直视赫特迩却猝不及防地跌进了一个羽毛般的怀抱里。

赫特迩将她抱进怀中,力道适中不会让她太过难受。侧脸紧贴着心脏处听着"扑通扑通"的声音米洛竟也镇静了下来,她刚刚想推开他时却听见赫特迩虔诚地念出了一句话。

"我将对所爱至死不渝。"

那是骑士道中的一条约束,或者说是诺言——我将对所爱至死不渝。

赫特迩经常一本正经的凝视她的双眼对她念出这句话,不论听了多少遍她还是会脸红心跳加速在这场眼神战中败下阵来,胡乱移开目光后听见了他的笑声。她就会红着脸拿起身边柔软的抱枕丢到他的脸上和他闹脾气,赫特迩就好言好语的哄着她最后用一杯密制的红茶收买。

只有今天,她听见他的这句话只觉得想哭。

赫特迩抱的似乎更紧了一点,他说:"米洛小姐,你还愿意继续陪伴我的身边吗?虽然只有最后这段时间,你还允许我作为你的丈夫你的骑士陪伴在你的身边走完这一段路吗?"

米洛终于是没有忍住放声大哭,眼泪鼻涕都蹭到了赫特迩的白色衬衫上,她一边哭一边回答:"当然愿意啦赫特迩!我是你的妻子你的公主殿下,你不能抛弃我听见没有!最后的这段时间你要好好陪着我看日升日落看大海星星……看遍一切我们的回忆。你要好好遵守诺言你这个笨蛋骑士!"

米洛窝在赫特迩的怀里哭泣,窗外阳光洒进这一个白色的房间里为一切铺上了一层金色的纱,不论是米洛的眼泪还是赫特迩的眼泪都隐藏在阳光的逆影里一滴滴掉落,眼泪浸泡着两个人的心让它们变得脆弱又坚强。

爱使人有了盔甲,也有了软肋*

…………………………

"最后的那几个月,我和米洛小姐又开始四处旅行。她的精神状态一直很好这难免让我有所希望,也许这一个遗传病说不定早就在不知不觉中痊愈了、也许米洛小姐小时候的检测结果是错误的呢、也许米洛小姐那一天的昏迷只不过是没有休息好呢……但所谓的希望,只不过是在结局到来之时变成一根根锋利的刺扎进你的皮肤中让你更加疼痛罢了"赫特迩又一次的深呼吸调稳自己的心情,"那一天还是来了,时间是在5月20号的清晨,我一如既往准备好早餐去叫醒米洛小姐,她闭着眼睛对我撒娇想要再多睡一会儿,她感觉太累了有点不想起床,我笑着应允打算过一会儿再来叫醒她。离开前米洛小姐突然对我说‘赫特迩,我爱你’,我亲吻她的额头回答她‘我也爱你’……我一向敏锐的,而我在这件事情上犯了糊涂……当我再一次去寝室叫醒她时,米洛小姐已经……不需要我的陪伴了……"

"如同婚礼的细节我全部记得一样,葬礼的细节我也完全不会忘记。那一天万里晴空,米洛小姐穿着她最喜欢的裙子在棺材里沉眠——就像童话里的睡美人一样,只不过她再也无法苏醒……她的墓地旁开放着大片大片的蝴蝶兰*我最后一次亲吻她的额头握紧她的手,棺材被放进墓地然后被泥土掩埋,小镇的人们将花瓣撒在泥土上。他们一个接一个的离开,我跪在米洛小姐的墓碑前额头抵着冰冷冷的石板……那一刻我真正意识到我失去了米洛,我失去了我的小太阳我的挚爱。我这一辈子只能在自己的回忆与梦中再度想起她,我常常做梦,梦里是我们的相遇我们的婚礼我们彼此陪伴的日子。而梦醒后身边无人的痛彻心扉是我那段时间的常事,一开始难免无法接受,可习惯后发现那也并不是太难熬的岁月,只不过身边少了一个人陪着我走下去十指相扣。"

我看着他的眼睛,清晨的雾气似乎在他湖绿色的眼睛里聚出晨露。湿漉漉的双眼依旧盛装温柔,不过隐藏眼底的孤独与悲伤在此时短暂浮上了眼中。

"您后悔吗?与米洛小姐的相遇?"

他点点头,又摇摇头。最后还是笑着和我说"不后悔"

声音如流过鹅卵石的潺潺流水。

"米洛小姐是我的挚爱——‘我将对所爱至死不渝’——这即是我遵守的骑士道,也是我对米洛小姐的回答。"

"后悔吗?在失去她时我曾后悔过,为什么没有尽早的遇见她呢……那样的话,我还能够与她相伴更长的时间……"

"米洛小姐是我的鸽子,我的完全人*失去她的那一天,我有很认真想过要不要追随她而去——而后我发现我在思考一个很蠢的问题。"

"米洛小姐曾告诉我,‘如果你有什么想做的事就去吧!虽然路上没办法陪伴你这个笨蛋骑士我也很不甘心……不过赫特迩你要带着我的那一份走下去呀!’"

"我继续走我所追求的那段路,虽然没有了她站在我的身侧……但是我会好好走下去,不论是骑士道还是为了米洛小姐!"

在我们走出森林时,熹微晨光柔柔地撒在这个骑士的身上,仿佛是祝福也仿佛是守护。

他闭上了眼睛,呼出一口气。

赫特迩再次睁眼面向我,依旧带着他的招牌笑容,眼中的孤独一扫而空换上了温柔与自信。

"小姐,接下来的路还需要在下的陪伴吗?"

不用了,我摇摇头,再次向他行礼致谢。

"那么,一路小心,小姐。"

"啊啊,您也是,骑士先生。"

他走进森林中,斑驳光影投在他的白衬衫上。那一刻我看见了他身后似乎站着一个红发的女孩,女孩推了他的肩膀让他踏出了接下来的步伐,然后注视着他的背影挥挥手便消散了。

"祝您幸福。"

我小声对着他的背影祝福,扭过头,拨开眼前的迷雾走上了接下来的路。

*我的鸽子,我的完全人   ——出自圣经雅歌

*爱使人有了盔甲,也有了软肋       ——乔一《我不喜欢这世界我只喜欢你》

*蝴蝶兰       ——花语:我爱你

/他就是要在你幸福的小屋里给你增加一根坏掉的代表不幸的木头,在某一天你看着屋子建好了,你欢呼雀跃庆祝这一刻,可是那该死的木头就在刚刚好的时机断掉了。你只能带着僵硬的笑看着一地残骸/

/你少了一根木头,你再也拼不出以前的小屋了/

评论

热度(2)